2015年7月22日 星期三

經一事

上年接到一單金融界別的項目,是開發一套簡單的學習遊戲。服務器介面是由客戶自行開發,我們只負責客戶端。這個遊戲只有幾個畫面,圖案數量也不多,算是簡單製作。原以為一兩個月能搞定,豈料搞到七月。然而,搞到七月並不是完成了,而是客戶要賴帳腰斬。

花這麼多時間,一是由於客戶方的負責人不停轉換,對介面的要求與方向亦不斷在變;二是由於服務器接口一直未能完成,客戶電話不接、電郵也不聽,不斷三催四請才有點進度。就算接口說是完成了,但實際運作時數據跟說明的不同。我們客戶端做介面的,沒有數據,可以做的不多。但花在修改上及溝通上的成本,已經遠遠超出預算。

後來,客戶再次更換負責人,已經不記得是第三任還是第四任了。換來的是沒禮貌、強硬、高高在上的負責人。雖然我討厭他,但相信至少他能推動整個項目的進度,我們也努力配合,好讓項目盡早完成。就在我們提交了 Alpha 初試版本之際,對方卻指版本內容太少、對我們的工作提出質疑、借機會取消合作協議,甚至向我們索償。要有的畫面,我們已經加進去,最核心的功能也已經實現了,欠的是其他資訊性的功能。滿足了 Alpha 初試版本的定義,亦即是約 50% 的功能。我們如期交貨,卻換來這樣的結果。實在莫名其妙。前輩給了我們一個建議,在報價及發票上加入一項條款,說明單方面終止合作時需要兩個月的通知,增加賴帳的難度。我不知道這個方式是不是可行,但至少條款是公平,也能對開發人員多一點保障。香港的氛圍在這一兩年急速地改變了,似乎靠惡就能隨心所欲。實在叫人擔心。

每次做金融項目都是同一位同事負責,每次做金融項目都沒有好收場。不知道是金剋公司,還是金剋那位同事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