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2月6日 星期日

談談創業經


得到 Raymond Chan 的邀請,昨天到了 Thinkaholic 談談創業經。我創業接近六年,經驗其實不多,幸好還有點事情可以分享,不至於變成一個悶局。

第一次創業是一間 One-man-band 一人公司,在業餘時間營運,主要是替客人開發針對在 iPhone 上執行的流動應用程式。成立公司是因為有點生意,需要一張商業登記去記錄收入與開支,不然要交的稅可會很多。那時流動應用程式開始冒起,我自從接觸到第一代 iPhone 後便期待著可自行編程日子的來臨,連 Objective-C 都是出現 AppStore 那一刻才學。由於機乎沒有開支,收入都變成盈利。曾有一個大型商場跟我說:「外面寫 App 公司收的價錢是六位數字起跳,我們沒有這麼多預算,所以只好嘗試找 Freelancer 幫忙。」。我看她們要求的功能很簡單,於是答應對方以 $10,000 來承辦。對方也一口答應。於我來說是一宗很好的生意,花的時間不多,利潤卻豐厚。後來跟其他人說起這個經歷,大家都說:「如果我早點認識你就好了,我替你接這個項目,大家都能賺更多!」。原來,我除了計算時間成本外,需要計算價值成本。當時懂 Objective-C 的人不多,App 的數量也很少,價錢可以談得更高。雖然自己不懂定價,但還是賺到人生第一個十萬。對我來說已經很滿足。這間叫「Hotaru Production 螢火蟲製作公司」的公司,真的像螢火蟲般短命,開業一年便結束了。因為「螢火蟲」要變成一塊石頭。

今次不再是一人公司,有另外四位董事,有資本,有辦公室,有員工。以前合作過幾次的客戶看好手機業的前景,信得過我的能力、擁有的大品牌客戶(Times Square, YSL, SHK, Wethy)及為人,找我一起創立公司。為了節省金錢,我們沿用已存在的商業登記。對我來說,這是正式的創業,50% 吧。畢竟我只出力,沒有出錢。會把自己的意見放到最後。出錢的說「好」,難道不出錢的說「不好」?有很多方向及決定,都不是我的意思。不過,不緊要。我可以專心研究技術,是非常好的事情。公司由小變大,再由大變小。開發過不同的項目,遇到過友善的客人、猶豫不決的客人、氣燄迫人的客人。最終發現接案的做法只能糊口,不能發達。為了找尋出路,公司嘗試以投資項目方式進行,希望項目能被投資者相中,升價百倍。因此衍生出一個在手機上學習品味的影片應用,及自定圖案的布袋項目。另一邊廂,開發自家製 B2B 應用,並以月費來營運,務求建立每月有穩定收入的系統,支撐著其他項目的進行。雖然影片應用看起來是第三次創業,而布袋項目是第四次創業。但這兩個都是公司投資,我去執行的事業,嚴格來說不是創業吧。話雖如此,但我從這兩個項目中學習到的東西是最多!

影片應用伙拍的是其中一位董事知而不相識的人,開過幾次會後,覺得對方很有魄力,人脈也很價值,大家的角色互補又不重疊,於是一起合作。我對於這個項目的發展是 50/50。至少我不相信有人會花錢購買影片,學習一些中產生活的知識。不過,拍檔想做,我又沒有其他更好的方案,於是就上馬了。我們的算盤是投入公司的人力及技術,協助開發,他日有投資者注資時,可以為公司增加收入。那邊的拍檔非常專注項目,24/7 都想著發展;我們的策略顯得像個 Vendor 般的角色。而在第二次注資時卻出現了「創辦人是否需要全職投入」的爭議。最後得出「投資者沒想過創辦人不是全職投入」的結論。我們的想法跟實際有落差。於是拍檔便全職投入這個項目,而我則負責布袋事業。

由於得到三輪的融資,也學習到一點知識。找投資者不要只看錢,更應該看投資者的人脈及能力,會否為公司帶來更大的效益?錢,總有解決的方法。有時一個人脈帶來的好處,會比錢來得更加有用。找一個相信創辦人的投資者,如果只為利益而投資的人,他會極力爭取最大的持份與回報,導致經營團隊被綁手綁腳,創意得不到發揮的機會。創辦人需要對首輪、次輪及三輪融資有初步的規劃,預計三輪後的持份比例。最理想是永遠保持最大持份。在這個項目也學會了「跟頭」述語。原來有些投資者喜歡跟著別人一起投資。當然跟的是有規模的投資者。因為有規模的投資者會在投資一家公司前做了充足的功課,增加成功的機會。這些功課需要時間及金錢處理,「跟頭」能省卻這些開支。又有一些投資者會把資金分期按成績來投入,不達標,不投入;增加團隊的著緊性。除此之外,日子久了,發現那邊的拍檔只會為著自身的利益前進,不會考慮拍檔的利害。就像大家坐著同一條入水的船,船在下沉,而對方不停向我潑水,以為這樣就我沉他不沉。這件事我學到了,要找人一起創業,應該找一位認識的人、了解的人;最好還可以同甘共苦的人。應用程式推出了一個月,真實用戶很少,要能突破,似乎只有一個辦法,否則成功機會都很微。

布袋事業沒有投資者,由三個單位合作,伙拍的是拍檔認識的人,事情來得較為簡單。一個負責產品、一個負責技術支援、一個負責營銷。角色同樣是互補又不重疊。我對於這個項目的發展同樣是 50/50。與影片應用的策略同樣是得到投資者的投資,把事業做大,成為布袋界的「Casetify」。為了增加成功率,我們參加了 TIPS 比賽,並且勝出。得到師傅們的指導及一連串技巧課程,擴大了我們的人脈。同時也得到媒體的報導及香港電台 31 台的追蹤採訪,增加不少曝光機會。今次少了拍檔在旁,我可以更踏實、更自主地做事。我相信投資者會注資是看好事業的前景;而看好事業的前景不外乎是有大的客戶群,或是原本生意已有盈利。所以我把目標設定為每月賣出 2000 個袋。這個數量帶來的收入可以自負盈虧;有融資便能做大,沒有也能慢慢做大。問題是如何賣得出 2000 個袋?首先要讓客戶知道及用過我們的產品。於是跟不同單位合作,送出布袋、賣 Facebook 廣告、擺展覽、在時裝店銷售、甚至是品牌 Crossover。但成績都不好。就在此時遇到創辦人間的「方向」問題及缺貨問題,事業的發展矇上了陰影。

事業跌到谷底,我不知道往後的發展如何,唯有努力地默默耕耘,希望谷底著地,能彈到更高的層次。

沒有留言: